不知所云

圈地自萌,莫问来处



『苏瀛澜』
手残x拖延症
INTP型概念主义者
不务正业自娱自乐
写手&其它技能也点点
略博爱口味杂且重,突发性排污爱好者,避雷注意
最近耽于学习无法自拔

主要堆放杂物如下:
全职 新老正副队联盟/方王周王韩叶叶蓝/单人中心/魏果策楚(超杂食)
KHR 6918/初代雾云
剑网三 万花中心
刀剑乱舞 刀审腐向
随机掉落日常吐槽/原耽作品

一只家养小熊猫,允许投喂禁止诱拐,谢谢合作( ´▽` )

【霸图中心】大暑

各种夹带私货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个什么……但是能写完真好啊【撒花】请叫我拖稿狂魔阿凸凸【被揍

因为在赶稿子的时候生了一场病而且家里的事麻麻烦烦太多导致了拖延,呜呜呜对不起大家,尤其是主催呜呜呜呜【切腹谢罪】爱你我是真的怕了啦QAQ

想表达【我们也还有很多个属于霸图的夏天】,觉得就算是夏日的夕阳也非常的美,因为下一秒就是丰收的秋天的清晨!私心刷了好多乐乐,我果然是真爱!不过写的很凌乱也很废……不知道大家看懂没有,放学我不会走的啦我就在门口小卖部等大家,求不要打脸。

写到这里的时候国际邀请赛也正好结束了,我们是冠军!

一如既往,荣耀不败,我们也有很多个属于霸图的夏天么么哒!

这里是阿凸,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收录于霸图中心合志《征途》


    大暑之日腐草为萤,又五日土润溽暑,又五日大雨时行。

 

CP:霸图中心向,隐含各CP相关

BGM:朴树-平凡之路

KEY:清水 中篇 伪意识流

BY:苏瀛澜(阿凸)

    

    小暑不见日头,大暑晒开石头。

    七月底八月初本就是极端炎热的天气,即使开着空调也觉得烦躁闷热,然而就在这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偏偏喝上了温补的羊汤,简直是醉了。张佳乐皱着脸一点一点从汤碗里头往外挑那些不小心当成葱花加了一堆的香菜叶,小心翼翼的拿筷子尖戳戳戳戳,还得防着不能让别人括弧特指韩文清和张新杰看到,心塞塞的。

林敬言瞟见了,叹了口气,拿自己还没喝过的汤去和张佳乐换:“你不吃香菜啊,那你喝我的吧,我还没加东西呢,也没喝过。”

“谢了啊老林,”张佳乐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把自己的汤推给了林敬言,“不过老林你居然吃得下香菜,不觉得很难吃吗?”

林敬言推了下眼镜笑了笑:“习惯了就好。”

张佳乐撇撇嘴,伸手越过桌面拍拍林敬言的肩膀,一脸同情:“这都能习惯啊,老林你行。”

张新杰和韩文清双双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兄弟我懂你”的张佳乐和“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呵呵”的林敬言,又对视了一眼,表示完全不能理解这种心情。

——来自南方人的心情。

不过,等会还是买西瓜去吧,嗯。

 

南北之争自古从未平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似乎有点天生的八字不合,豆腐花是甜还是咸,粽子是甜还是咸,西红柿炒蛋是放酱油还是放糖,甚至连抹地那玩意儿是叫拖把还是叫墩布都能干上一架。霸图俱乐部坐落于天朝北端,专注于出产煎饼馒头和大葱,却兼包并蓄的容纳了不少南方人,有名的比如张佳乐,还比如林敬言。

张佳乐是正儿八经的少数民族,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海月给惯出来的咸辣重口;林敬言则是苏北人,金陵月色秦淮河水打磨出来的嗜甜好糖,偏偏兜兜转转最后去了北方海滨,煎饼卷大葱就着酱嚼啊嚼,啤酒海鲜烧烤光着的脚板上是腥咸的海水和粗糙的沙砾。

水土不服南北之争是永恒的难题,上吐下泻头晕头疼过后却还没算完,人家大暑是西瓜冰棍凉茶糖水,谁知道Q市这边却是——喝羊汤。羊肉汤是个好东西,羊肉属辛热,在酷暑当时吃之,可以把身体极寒之气区出,利于去风趣寒,尤其对风湿类的如关节炎症、四肢麻木、头晕目眩、手脚发凉、畏风怕冷等等。但是在夏天喝羊汤,对于不习惯的人来说,确实有点不适应。

“我们那儿以前都是冬天才喝这玩意儿,”张佳乐挖了一大勺西瓜瓤儿,“而且味道也没有这么淡,跟喝白开水似的。”

“我觉得都差不多,习惯了就行呗,大不了明天上超市买罐老干妈拌饭吃。”林敬言顺着张佳乐挖下去的坑又铲了一勺,正中瓜心。

秦牧云自己分到另一半,扬起水果刀刷刷刷分好,宋奇英郑乘风白言飞于天几个趁他擦刀时大爆手速人手一片吭哧吧唧,只留给神枪手先生一把光蹭蹭的刀。秦牧云忍住给队友们挨个儿捅一刀的冲动,从旁边又咕噜噜滚了一个西瓜过来,一刀子扎下去劈开,打出了狂剑士特有的招式崩山击:“老干妈太辣了完全没法接受,说起来林前辈是南方人吧,居然没有觉得不习惯?”

“啊……”林敬言咬着西瓜不知道怎么回答。

白言飞吃完了把西瓜皮豪迈的往边上一甩:“‘习惯了’,林前辈肯定会这么说,我听说N市那块南北夹杂口味也是挺杂的,这也正常。”

张佳乐把瓜子吐了个一地的百花缭乱:“诶老林,我发现你怎么什么事都能习惯啊,没问题吗?”

林敬言被一口西瓜汁呛着了,咳了老半天。

 

人们总说习惯了习惯了,习惯这个习惯那个,就连一年之中特殊的几个时节都能早早习惯,还能给它起上名字,惊蛰谷雨,芒种夏至。

自北往南从南往北其实也都能习惯,无非是咸的豆腐花换成了甜的,鸭血粉丝汤变成了羊肉汤,属于他们的夏天已经不多了,夏至结束的旧赛季转眼又变成了临近新赛季的大暑,时间就像土地,曾有时间煮出的雨水滋润干涸,也会有岁月的骄阳曝晒烘烤。

“这倒不是,也总有些不能习惯的事情啊。”林敬言拿了张纸巾擦嘴,“比如拿不到冠军。”

还比如放弃,比如妥协,比如停下追逐的脚步。

倒不是对拿到冠军有多深的执念……好吧其实还是挺深的,但更多的是对所谓荣耀的追求,想再多打一场,想再多赢一局,想要竭尽全力战到最后不留任何遗憾,也许还是拿不到冠军,但那已经关系不大了。

我只是想拼尽一切赌上全部,最后完美谢幕,谁还要管那些鲜花掌声欢呼或者是鸡蛋白菜怨骂。

我只想在这个名为荣耀的舞台上看见和展现真正的自己,哪怕最后蓬头垢面,衣衫褴褛。

“对,这事还真的不能习惯。”张佳乐深表赞同。

郑乘风精准补刀:“所以说张佳乐前辈是也不能习惯拿亚军了?”

“小兔崽子信不信前辈现在就把你从天台上推下去?”第一弹药专家做愤怒状把手里的半个西瓜壳当做手雷砸过去,小骑士精准的用盘子盾牌接下了这一击,“小小年纪挑衅技能不能乱开知道吗?”

“多谢前辈指教。”于天实在憋不住,笑得倒在地上,还一抽一抽的。

关于“习惯”的话题渐渐铺展开来,张佳乐本就是不能消停的主儿,旁边还有个给他垫场捧哏的老好人,两个职业联盟里辈分靠前的“老人家”把那些前辈后辈贵圈真乱的八卦轶闻谈了个遍,小后生们捧着西瓜时不时插上几句,倒真叫所谓的天伦之乐。

“……所以说,要不是我了解老韩,我真以为他是暗恋叶修呢。”张佳乐笑得不行,“你说哪有这样的人,追着人家快十年,还‘我等你回来’,等那货回来干啥,看桃花朵朵开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再没有人接话,天台上出现了奇怪的群体静音僵直,大家齐齐看向张佳乐身后。

张佳乐笑了一会自己也卡住了,一卡一卡跟机器人似得慢慢回头,就看到拳皇那张黑得跟现在的天空一样的脸,手下意识的就去掏钱包。

自古枪兵幸运E,弹药专家也是用枪的啊,张佳乐,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没明白呢。

张新杰站在韩文清身后推了推眼镜:“到时间睡觉了,各位。”

林敬言心累的捂住了脸,其他人看着前辈们之间形成的微妙气场,觉得天台的风,真喧嚣啊。

所谓夏季夜谈会就这么结束了。

韩文清和张新杰把人都给弄回房间,该训话的训话该没收手机的没收手机,作为带头人的张佳乐也不安地熄灯上床睡觉,霸图战队的画风又恢复了正常。

——只是在韩文清道了晚安打开房门的时候,张新杰又叫住了他:“队长,我觉得,张佳乐前辈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要不是石不转是个治疗,还是本队的治疗,韩文清觉得大漠孤烟的直拳肯定就招呼过去了。

奶妈的仇恨值其实比T都高,古人诚不欺我也。

 

八月很快就走到了尽头,夏休期结束了,第十赛季拉开帷幕,在第九赛季遗憾铩羽的霸图战队重整旗鼓再度出征,带着一如既往的气势直奔冠军而去,不料季后赛时被叶修带领的兴欣斩于马下,再度空手而归。

同时,林敬言宣布正式退役。

林敬言结束发言从选手通道出去的时候韩文清眼尖的发现兴欣战队这边也有人压低身子呼啦一下窜了出去,皱着眉头正想回头去看个究竟,却被拦住了。叶修因为咬着烟吐字有些模糊:“别理了老韩,就让人家说说话都不行?退役了人老林可就不归你们霸图管了啊。”

“……我记得选手席也禁烟。”韩文清本来就不想管,见叶修叼着根烟吊儿郎当的样子更是一秒转火,“别抽了你。”

叶修忙解释:“没抽啊,你看这烟都还没点上呢,哥就是咬着过过干瘾……说起来老林也退役了啊,咱这些老人家可是真不剩几个,都成了垫脚石了。”

“哼。”韩文清冷哼一声,心底里却没否定叶修。

也确实是到了最后了,但还是没到放弃的时候。韩文清握了握拳头。

还有能打出一拳的力量,大漠孤烟就不会退后。

叶修也不管韩文清理没理他,径自往下说:“喻文州说他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我们就只剩下最后几个啦,前路崎岖,加油啊老韩。”

“一如既往。”

只要是夏天,枯衰的草也会化成萤火,尽情的飞。

谁还要管能飞多久,反正能扇动翅膀既不会停下。

 

今年的夏休期似乎特别的热,张新杰张佳乐入选国家队征战首届世界荣耀职业联盟邀请赛,其他队员因为懒得大热天扛着东西搬来搬去,干脆留守战队和队长同甘共苦。夏季最热的时候大家在开着空调的训练室里仍然觉得燥热心烦,想到张副队和张佳乐前辈在苏黎世居然还得套个外套才能出门,愈加觉得心塞。

食堂依旧在大暑那天煮了羊汤,加了一大堆葱花和香菜的,白言飞还特地拍照发微博艾特了张佳乐,收到前辈对于香菜的吐槽无数。而张新杰却转发表示厌恶香菜的你不是一个人,震惊感动得张佳乐坚定抱着副队长大腿不撒手张新杰大法好嗷嗷嗷下一秒又吐槽没有西瓜没有天台不开心等回去了大家又上天台玩儿去呀。

张佳乐果然说到做到,拿着冠军回来的第二天就买了西瓜啤酒又把一群后辈拖上了天台。终于拿了一次冠军的第一弹药表示,夏天嘛,就该是西瓜啤酒大天台,这才是青春才是人生你懂吗。

……不懂,我只知道前辈你快三十了,青春期早就过了。某后辈如是补刀吐槽,差点又被推下天台。

大暑早就过了很久,那些躁动也快要平息下来,这次夏季夜谈会也没有上次那样热闹,张新杰上来催睡觉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收拾西瓜皮啤酒罐子准备下去休息。张佳乐伸手捡起一块青绿色的果皮扔进垃圾袋,突然开口:“我觉得去年老林说得对,的确是有些东西不能习惯的,比如不能拿冠军。”

“所以拿冠军这事儿,我能拿一个,就能习惯拿第二个。”

“第十一赛季,我们是冠军。”

张新杰伸手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把那句“你喝多了”咽了下去。

因为他知道,张佳乐现在,其实还很清醒,甚至比平时,要清醒得多。有些事不能习惯,而有些事是早就习以为常的。

比如追逐,比如奋斗,还比如——荣耀。

一如既往。

 

第十一赛季第一场,霸图战队客场,对战三零一度战队。临出发前下起了雨,不大不小,哗啦啦的,炎热的暑气被稀释,空气里带着凉凉的水汽,让人感觉放松舒适。只是要在这种天气出门,也确实不便,一不小心弄湿了裤腿鞋袜,湿嗒嗒的包裹住脚和小腿,是够受的。于天不幸中招,好在张新杰带了双备用鞋,否则他得一直从俱乐部难受到酒店,一想到这个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趴在大巴窗边数路边飞快后退的行道树。

张新杰觉得他这状态不太行,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开导一下小辈:“其实,出门下雨是件好事。”

于天还没反应过来是谁和自己说话呢,韩文清先搭上了张新杰的话头:“哦,什么讲究?”

“出行时下雨,到达时放晴,预示旅程顺畅平安,”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接着补充道,“家里长辈说的,不是什么讲究,讨个吉利求个心安罢了。”

“嗯嗯,好雨知时节嘛。”白言飞附和道。

秦牧云白了他一眼:“那句是形容春雨的好么,小学生都知道,哦对,你不是小学生。”

“……滚。”

郑乘风没抬头,拿着手机啪啪啪啪别踩白块踩黑块儿,立志要把宋奇英的记录给刷下去:“总之这事就是件好事呗,说明咱们能打个开门红。”

“何止是开门红,我们的目标可是冠军啊,”张佳乐握拳,轻轻捶了一下旁边的于天,“是吧小于?”

“……不是没有蛀牙么?”

“小郑你又乱开挑衅!差评!”

霸图的小骑士一脸无辜的摊手,这手下意识补刀的嘲讽拉的叫一个稳准狠,也不怪之前叶修开着无敌最俊朗在蒋游旁边蹦哒的时候老长一段时间总被人当成是郑乘风小号了。

“行了,都闭嘴,坐好。”韩文清出声。

大家立刻乖乖闭嘴坐正,脊背挺得笔直,像是小学生上课不听话被老师训斥一样。

霸图队长、拳皇大漠孤烟的操作者韩文清,今天也在为端正战队日益频繁跑偏的画风而努力着。

 

似乎是真应了张新杰说的话,有好几场比赛开赛前下起了雨而比赛结束后又恰好放晴或者是出门前有雨霏霏抵达后是晴空万里,而比赛结果也是意料之中,霸图战队以常规赛总分第二的成绩闯入季后赛。

“证明所谓幸运E都是那群家伙的垃圾话,小爷我可是幸运A级别的存在。”张佳乐上场前一脸骄傲地说着,然后伸手捂上了郑乘风的嘴。

小骑士挣扎老半天,最后放弃了释放技能,默默摸出手机po了一张张佳乐在训练室进行日常训练的照片,写了“张锦鲤”三个字,点击发送。

照片上张佳乐表情专注目光犀利,唇角紧抿成一条锋利的直线,整个人仿佛一把利刃,仿佛下一秒就能出鞘而去,斩断来敌。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所谓幸运不幸机遇巧合转发锦鲤即可获得幸运值从此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不过是付出便有收获,天道酬勤罢了。路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哪怕是坐上火箭一飞冲天,也要先制造出火箭克服地心引力做功啊。

总有些时来运转否极泰来的事儿,其实背后满是汗水和脚印。

荣耀联盟职业联赛第十一赛季总决赛,冠军,霸图战队!

 

林敬言是被张佳乐的电话召唤回霸图的。

那个宽阔的天台上再度摆上了啤酒西瓜架上了烧烤架,还有霸图食堂特制的羊肉汤,这回倒是没加香菜只有葱花。

俱乐部靠近海边,此时正是黄昏,尽管太阳并不是在海面落下,但它还是把大海染成了壮丽的红色,大片大片,从天台上望过去壮丽无比,霸图的汉子们以汤代酒一饮而尽,目送结束的夏天。

“冠军,满足了!”张佳乐兴奋的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老林,开心不?”

“开心。”林敬言点头。

宋奇英想了好久,皱者眉头还是开了口:“前辈……会遗憾么?”

“哪能呢,我也是倾尽全力了啊,”林敬言笑笑,“不过,还是没能习惯呢。”

“没事,咱们网游里还能照样玩儿不是?”张佳乐揽住林敬言肩膀笑得灿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一如既往!”

这次是所有人的声音,冲破云霄。

此心无悔,荣耀不败。

我们是冠军。

 

霸图的又一个夏天,结束了。

 


评论
热度(6)

© 不知所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