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

圈地自萌,莫问来处



『苏瀛澜』
手残x拖延症
INTP型概念主义者
不务正业自娱自乐
写手&其它技能也点点
略博爱口味杂且重,突发性排污爱好者,避雷注意
最近耽于学习无法自拔

主要堆放杂物如下:
全职 新老正副队联盟/方王周王韩叶叶蓝/单人中心/魏果策楚(超杂食)
KHR 6918/初代雾云
剑网三 万花中心
刀剑乱舞 刀审腐向
随机掉落日常吐槽/原耽作品

一只家养小熊猫,允许投喂禁止诱拐,谢谢合作( ´▽` )

【周江】不如赌上余生

没有表白的谈恋爱,都是在相互耍流氓。


CP:周江

BGM:Shayne Ward-Until You

KEY:清水 HE 中短篇 治愈系 OOC

BY:苏瀛澜(阿凸)


“天冷了,让王家破产吧。”


方明华抚摩着手腕上的一串绿檀佛珠,眼神一派悠然容与山远水长,左手小明子右边小启子闻言双双拱手:“太后圣明。”


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一赛季常规赛,轮回客场对阵微草。这时节好巧不巧正是冬季,淮河以南的S市冻得人凄凄惨惨戚戚,而淮河以北的B市却是集中供暖暖意融融,而微草作为不差钱的豪门战队之一,又以关爱选手健康成长闻名于荣耀界,暖气更是必备福利绝不会少。相对甜咸豆花咸甜粽子拖把墩布之争,有无暖气这仇恨值拉得更高更稳妥,良心仇恨绝不OT,微草,不愧是有着联盟第一T的俱乐部。


也难怪作为没暖气的S市人,轮回众如此怨念深重天凉王破——王杰希就是微草的爸爸,爸爸破产了孩子们也就没有暖气了,嗯。


江波涛正在和前台漂亮小姑娘对着预约表领房卡,听到后头队友对话,思考两秒之后潇洒转身,手里四张房卡洗牌似的拍的啪啪响:“该翻牌子了,陛下。”说罢,对着周泽楷一挑眉,示意他先拿。


周泽楷配合地上前,看了眼上头房号,抽走了其中的一张:“和你一间。”说完也不等江波涛同意或反驳的答案,房卡往口袋一揣,两步走回原来的位置,乖乖坐下了。


“陛下今儿又翻了皇后的牌子,甚好甚好,哈哈哈。”方明华抚掌笑了三声,接过了江波涛递过来的房卡和doge眼神,“祝你们百年好合,春梦了无痕。”


说得这么暧昧,可是哪次客场比赛分房间不是正副队长分一间房,谁家战队都一样……江波涛无奈笑了笑:“儿臣多谢太后吉言,呵呵。”


方明华潇洒地一挥手:“行了,哀家乏了,你们都退下吧。”


轮回众人闻言,也不再挤在酒店大厅里嘻嘻哈哈,相互招呼着抽了房卡拎了包去挤电梯回房间,一路劳顿下来虽然还有精力打打嘴仗扯扯皮,到底也还是觉得有些疲倦,需要好好休息。


不过负责接待的微草工作人员还是被今天的对家男神团画风吓了一跳,见选手们都进了房间关了门,才拉着还没走的轮回的随行工作人员悄声问道:“嗯……你们的选手,他们平时私下里……都这样的么?”


“也不是,”轮回的一脸“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然而看多了我也就习惯”,“就是最近食堂大妈老拿里头电视放甄x传,忒洗脑了。”


“……唔。”


微草的工作人员推了推眼镜,表示深有同感。


不得不说,枪王就是枪王,一枪穿云正中目标,周泽楷抽走的房卡好巧不巧的正是房号419的那张,江波涛简直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队长早就刷卡进门,然而副队长还站在门口望队长意踟躇——枪王大大心心念念着他家小副手,在圈内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了。


眼下他选了个这么少儿不宜的房间号,是无心的巧合呢还是有意的暗示什么呢?


人尽皆知,说来这也怪周泽楷,年轻人嘛,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角眉梢那些欢喜忧郁是怎么也藏不住的,而某人又是说少做多直来直去的人,既然藏不住干脆也就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的亮出来,真心实意的对他好,可就差了明明白白说出那一句喜欢你。


枪王周泽楷这个人是行动派的典范,嘴上不会说话,小动作可没少做,扯个衣角摸个头,蹭个肩膀拉个手,亲昵讨好意味明显却绝不过界。有时候弄得江波涛实在不好意思,刚想说他两句,他就扁扁嘴,眼神带上点儿委屈,那张好看的脸耷拉下来,像个皱巴巴的苦瓜,还是个特别帅的苦瓜,让人想说的话全都吧唧吧唧嚼了咽下去,只能顺着他哄哄乖顺顺毛。


哦,这看脸的世界。


号称无解的枪王先生明明白白交出了他的解根据题意得,而他那个八面玲珑心脏预备役的副手先生却还在纠结,是该给他不及格、及格、良好还是优秀满分呢?江波涛颇为头疼。不过纠结归纠结,有人对自己好不受白不受,更何况周泽楷也没什么逾越的举动,不过是些示好的小动作,还个个都合了他心意,实打实的让人觉得窝心。所以这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轮回众人每天就看着队长捧着副队长对他好,副队长开开心心的全盘接收还时不时提点意见夸奖两句,和拍偶像剧似的……而且,这两个人的颜值,还真的是抓去拍偶像剧都没有问题。


然而就是这么傻白甜小清新的闪的轮回上下眼睛疼的两个人,居然还没在一起……真的,他们还不是一对儿,对内对外都没承认这一点。


杜明好奇,曾经偷偷在休息时间问过江波涛,副队怎么就不从了队长好让人民群众喜大普奔一回呢,要不要这么矫情啊少年郎。


江波涛幽幽谈了口气,说:“这事儿太复杂,小明你不懂,去找吴启玩儿去啊。”


杜明直接就炸了:“有恋爱谈就不错了,副队我给你说,队长高富帅外头多少妹子喊着要给他生账号卡呢,你再不下手队长就是别家的人对别人好了,你舍得?”


江波涛叹气:“我知道,可是他不是还没和我告白嘛。”

路过接水的方明华听到这对话,简直想打开江波涛的脑壳看看里面究竟是多少的水:“都这个份上了你还要人家说出来你才答应吗,一个男孩子怎么一颗少女心呢你,难怪脱不了团。”


“因为我小时候,其实是当成女孩子养的。”江波涛顺手帮方明华关了水阀,“信吗,照片我还存着呢,还是水手服哦?”


方明华刚想说好好好有本事你带过来给我看看,突然看到了什么,瞬间变了表情一脸郑重的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说其实你的女装照什么的我信不信不重要,反正有人是信了。


江波涛福至心灵一回头,周泽楷站在他后头,端着个杯子,眼睛亮亮的……总不会是因为热水烧好了。


……完了,估计他一字不漏全给听到了,江波涛顿时感觉到世风日下,生无可恋,周泽楷这样的根红苗正的诚实孩子,也学会玩心脏了:“……我骗方哥的,真的。”


还好,既幸运又不幸的,周泽楷并没有听到前半段,所以也还是没说出那句我喜欢你。而且他觉得,有些话说与不说并没有什么差别,用行动表示出来就好了……反正,他总是会懂的。


可是,江波涛他懂是懂了,但有的话,不说出来,就总让人觉得少了什么,不够完整。即使是行动派,即使对方已经懂了你要说什么,也不能例外。


有那么一句话,不管怎么样,都要说出来,才算数的。


江波涛忧郁的想着,伸手掐了掐周泽楷的脸,诶,软软的,手感真好:“诶,小周,今晚我们出去吃?”


这都是挺久之前的事了,眼下两个人除了那句话还没出口,该拉的小手该亲的小嘴都拉了亲了,就差那最后该打的一记巴雷特狙击了……也难怪江波涛卡在这顶着意味深长的房间号的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得很。


不过周泽楷的确没那个意思,至少现在还没有想到那一层上去,他真的只是顺手抽一张房卡而已。见江波涛站在走廊不进门,他还以为是房间里有什么问题,站在里面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看向了江波涛——


江波涛笑得不要不要的,要不是还顾忌着最后那一点形象,估计就要在地上打滚了。


周泽楷虽然人帅腿长,典型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但是一点都不喜欢折腾自己,衣柜里翻来覆去永远的黑白灰经典三色系,江波涛某次觉得好玩儿,送给他条大红的围巾,勒令他要经常戴着不准随便就给换了,喜欢的人给自己的东西,周泽楷自然是能戴着就戴着的。现下周泽楷黑大衣白毛衣,脖子上围巾鲜艳如火,左看看右看看……江波涛揉着肚子,问他:“小周,你登录上线了没?”


周泽楷默默上前,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拎着江波涛进了房间,长腿一勾把门一关,副队长床上一扔,先亲个昏天黑地再说。


这小副队熊的,就是欠教育。


亲亲摸摸完了,江波涛还是感觉好笑,抱着枕头在床上打滚,周泽楷无奈的随他去,起身把包拖过来,蹲在床边收拾行李。先整理自己的,然后折腾江波涛的,翻着翻着,不一会儿揪出来一个巴掌大毛绒绒的帝企鹅,黑背白肚儿,红围巾小礼帽,毛衣下面萌萌一根呆毛,呆帅呆帅的。周泽楷再往背包里面摸摸,又揪出来一只企鹅,这只却是没什么特点,就普通的笑着歪脑袋卖萌,怀里抱着一条灰乎乎的鱼。


不过,看着这两只企鹅,怎么总有种强烈的即视感呢……周泽楷把两个玩偶并排摆在床尾,抬头看着江波涛,后者有点儿脸热:“这不是你生日快到了嘛,淘宝定做的,唉,你倒先给翻出来了,烦死了你,害得我又要去挑新礼物。”


周泽楷才不管什么新礼物,开心得把两企鹅都给挂在他和江波涛的背包上了,江波涛背包上挂有呆毛的,自个儿的挂的抱鱼的,江波涛伸脚轻轻的踹了踹他的后腰:“……错了,你挂反了,那个有呆毛的才是你的。”


“没有,这样挺好。”周泽楷一脸的心满意足。


“……其实,这个企鹅队里其他人也有的,”江波涛不愧是名字里带水的男人,泼冷水的技术一流,“只是我先把你的给你了。”


周泽楷不高兴了,周泽楷有小情绪了。他不说话,就坐在那里,又变成了一个帅苦瓜,江波涛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窝心。还好这玩偶也不是周泽楷真正的生日礼物,既然周泽楷这么在意他的礼物,那么给点剧透也哄哄他吧:“唔没事没事,我还准备了别的,真的。”


江波涛扔开枕头挪过去,趴在床边捧着周泽楷的脸,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格外认真:“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的。”


因为,我做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决定,要告诉你。


周泽楷得了剧透,终于满意,就着这个姿势凑上去亲了亲自家副队长的唇角:“嗯。”


“所以快去洗澡,洗洗睡觉啦。”江波涛摸摸周泽楷的头,语气哄小孩似的。


周泽楷又亲了一口,才抓了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某人趴在床上望着背影无奈叹了句真还是个小孩儿心性,伸手进背包想把自己的换洗衣服拿出来等着洗洗睡,爪子捣鼓了两下感觉不对——


“周泽楷你拿错了,那是我的内裤!”


结束了三天的客场比赛,终于又回到了S市,即使没有暖气福利,家也总是比任何地方都好的。江波涛下了飞机第二天就往家跑,反正例来比赛之后的第二天是休假,再怎么消极怠工也没人管他。江波涛家住在一个老式小区,老到连个电梯都没有,楼梯还不是很好爬,有点陡。江家宅男好不容易爬上了六楼,打开门,却发现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江波涛疑惑不已,这个日子这个点儿按理说家里该是有人的,正要摸手机打电话问问,他姐姐就从厨房里探头出来对他笑:“哟,回来了?”


江波涛是家里晚生的小男孩儿,头上还有个大他七八岁的姐姐,他还没进训练营的时候,姐姐就结婚了。这几年他们姐弟两个聚少离多,所以每次见面都格外令人开心。而且他从小就是姐姐带大的,两个人完全没有代沟,什么话都能说,亲的不行。“今天我们家老家伙带着小家伙出去野了,我猜着你今天回家,就来看看你,开心不?”


“开心!”江波涛飞快地换了鞋,窜到厨房门口扒着门边儿看他姐姐折好了面皮,刀架上抽了刀切面条,“好久没吃到你做的饭了……今天吃面?”


“是啊……今天不是你农历的生日么?给你做长寿面。”


“诶……农历啊,好像真的是诶。”江波涛一拍脑袋,光顾着过公历的光棍节生日,差点儿都把自己的老生日给忘了,还好今天自己回家了,不然姐姐岂不是白来了。


江姐姐看他一脸的恍然大悟,也明白他这是真给忘了,放了菜刀在他脸上戳了个白花花的面粉印子:“忘了是吧,罚你,去,帮我把葱洗了。”


江波涛故意装出个苦脸不情不愿端盆子择葱:“不是吧,还让寿星自己洗葱花啊。”


“不洗也行啊,”江姐姐哐一剁菜刀,回头看着自家弟弟,脸上却没了笑意,“你现在去爸妈房里,和他们谈谈你的小男朋友去?”


“……我说你怎么不和姐夫外甥他们一起,爸妈今天知道我回来也不像往常一样在客厅等我,原来是这样”江波涛愣了半晌,叹了口气,这回脸上的苦笑倒是货真价实的了,“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的话,很久之前,你带人回家来玩儿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一点了。我估计爸妈可能也和我差不多,总觉得不对劲,但是又怀疑是自己想太多,不知道怎么开口。直到某一天,他们遇上了一件事。”


江姐姐也不折腾长寿面了,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扯着江波涛在饭桌边坐下:“你还记不记得,不久前你和我们说,你把妈给你的那条红色的围巾送给他了?你送他的时候……爸妈正好说,想去俱乐部看你,没通知你,给你个惊喜。”


“然后,就在那天,他们看到你和周泽楷,在接吻。”


问,冬天没有暖气,要怎么取暖呢?


答,抱着喜欢的人就可以了。


晚饭吃得有点儿撑,周泽楷江波涛两个人没什么事干,干脆顶着冷风跑出来消食。还好没忘了他们是公众人物不能乱跑,两个人就在俱乐部边上的小休闲公园散步,反正也这个时候也没什么粉丝会出现在附近,一路遇见的也就是几个出来锻炼的大爷大妈,没有什么关系。


周泽楷耳朵比较敏感,风吹久了耳朵凉了就觉得不舒服,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拉高衣领,半边脸裹进了风衣领子,只露出眼睛。人好看眼睛也是好看的,漆黑如点墨,明亮如星辰,眨巴眨巴望过去,把一个资深颜控的江波涛萌得不行,想了想:“小周冷啊……那我把围巾给你吧,喏。”说完也不等周泽楷要接受还是拒绝,直接就解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往周泽楷脖子上缠了两圈儿,随意系了个结,把他裹得暖暖的。


那条围巾不过是超市购物抽奖送的,也就一两百的价位,不是什么特别名贵的牌子,倒是真的柔软又暖和,江波涛生得白净,江妈妈把围巾往自己儿子身上一比划,红色衬着江波涛喜庆又温暖,得,这条围巾就给他了。江波涛不是很喜欢这个颜色,不过既然妈妈塞给他,就先戴着吧。


周泽楷今天穿的是见白色高领毛衣,外头一件灰色风衣,红色围巾正好给他中和了些,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温暖又干净。他本身长得就穿什么都好看,现下更是帅了江波涛一脸,不过,这个配色似乎怎么看怎么像……“可惜不是黑色的外套,”江波涛嘴角弯弯,“小周,回头要是配个黑外套,记得问X讯要代言费。”


周泽楷见自家副队长笑起来,知道他在调侃,伸手就要去捏他的脸报复这调戏。江波涛躲来躲去不给他捏,两个人就这么你撩我我躲你你闹我我弄你的,从公园里打打闹闹一路折腾到俱乐部后门才停下。江波涛拍开周泽楷不安分的手,扶住他的肩膀示意停战,周泽楷把他的手掰下来握在掌心,扯着江波涛的手臂就这么随便的晃,左左右右,像是小孩子常玩的“炒豆子”游戏。


离开了荣耀这个游戏的枪王陛下,其实好玩得像个大型超龄儿童,帅里咕嘟咕嘟冒着点儿傻气。这萌样儿要是给粉丝看见了,别说生账号卡,第二个荣耀估计都能生出来了。江波涛脑子里天马行空,脑补好笑完了,又盯着周泽楷认真仔细地看,好一会儿,才轻轻甩了甩手腕让周泽楷松手,给人理了理围巾:“小周,围巾送你好不好?”


“……为什么?”周泽楷不明所以,好好的又不是什么节日也不是什么特殊日子,怎么还送上东西了。


“你戴着比我好看呗,像企鹅,不仅帅,还特别可爱,”江波涛理着围巾下头碎碎的流苏,“看着就暖洋洋的,想抱一抱……给我抱抱呗?”


周泽楷想了想,微微低下头,和江波涛额头抵着额头鼻尖蹭着鼻尖,呼吸都交缠在一起:“亲一下,就给抱。”


“好吧,那就给你亲一下……就一下啊多的没有。”


“嗯。”


江波涛仰头,周泽楷俯首,共同完成了一个仅仅是唇瓣相贴,毫无技巧幼稚傻气,却又甜蜜温暖得让人心跳脸红的,亲吻。


啾。


沉浸在恋爱里的人很难注意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因为他们的全部注意力放在对方的身上了,周泽楷江波涛也是如此,所以就这么达成了“亲一下就给抱”的协议,并没有看到正往这个方向来的的江家父母。


江家父母和长女并不是传统保守的人,然而自己的儿子/弟弟居然和一个同性在一起这件事,换了谁一时半会都很难接受。江波涛从小到大温和懂事,听话守矩,即使后来选择了走上电子竞技这条路,也和父母家人仔细商量反复劝说,得到同意之后才进了训练营。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做出了大部分人眼中最为离经叛道的事情。


震惊,疑惑,愤怒,悲伤……江家人心情复杂,但所幸江家人还算清醒理智,没有闹腾胁迫,混乱过去之后,他们也冷静的思考过了种种,直到现在,终于和江波涛摊了牌——他们只想要一个问题的答案。


就这么把自己的下半生交付给周泽楷,江波涛,你觉得值得吗?


“你从小就聪明,心思活络通透,看起来听话懂事守规矩,实际上最有自己的原则。别人强加给你的,你不会直接反驳,但是你绝对不会接受。”江姐姐长叹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我们也不想逼你,可是做父母的,做姐姐的,谁不希望自家的小孩好呢?但是,你也说了,虽然他对你好,但是他并没直接明白的告诉过你他喜欢你,你也会觉得有点不安……这样也没关系吗,在一起这么久,但是连句我喜欢你我爱你都没有?”


“姐,小周他对我好,我看的见,也感受得到,所以那句话其实也没那么重要。”江波涛起身给江姐姐倒了杯水,推过去,“我想了很久,刚开始的时候老觉得都已经这样了表个白又不会怎么样他怎么就不开口呢。但是,现在我的想法是,既然我们在一起,那么总有一天,某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时刻,我说不定就会听到那句话。表白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也没有谁规定说不表白就不能在一起了是吧。”


“我觉得我呢,还年轻,不出意外的话,总能等到的。而且表白这事儿吧,虽然是他追的我,我来先开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江波涛说着有些俏皮的话,表情却格外认真,“就像我朋友说的那样,有恋爱谈就不错了,还矫情个什么劲儿呢”


“就当你拿自己的下半辈子和他打了个赌,忍不住先表白的就算输?”江姐姐无奈的摇头,脸上表情却是放松的,“看来你要输啦,傻弟弟。”


见姐姐和自己开起了玩笑,江波涛知道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干脆就跟着这个话头说下去:“没事没事,我给我们老江家赢了个高富帅回来呢。”


“你就贫吧,”江姐姐给了弟弟一个脑瓜崩,“什么时候再把人带回来一次吧,爸说拐了他孩子的都不是什么好人,要打一顿才行。”


“噫,姐夫也被打过吗?”江波涛想了想江老爷子二十四式太极拳都打得僵硬的身手,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没事,我让小周护好脸就行了。”


和家里出柜的事儿就这么给解决了,然而江波涛并不打算告诉周泽楷,虽然说他已经打算好了,反正不论输赢这辈子都是栽在人手里了,倒不如主动认输反过来先和对方表白,好歹别人看起来像是自己赢了。


就在小周生日那天给他表白吧,当做生日礼物好了,经济实惠不花钱,小周也会很开心的。


江波涛这么美滋滋的计划着,随即意识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周泽楷会不会一个太开心,就把他拖回房间办了呢?虽然已经出好了柜下定了决心然而这个方面……江波涛是真的没准备好。怎么办怎么办,江波涛坐床上捧着脸思考对策,冷不防有人敲门,吓了他一跳。


敲门的人是周泽楷。


之前一个人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和对方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糟糕物,一下子见了真人,颇有被抓包的羞耻感,而且还产生了一些更过分的想法。脑补达人江波涛觉得自己的的脸又红又烫,恨不得一脚踹飞周泽楷关上门用被子把自己活活闷死算了,但还好留了几分理智,也就是想想,没真的付诸行动。江波涛深呼吸,努力挤出一个笑:“小周你怎么啦,找我有事?”


“没,”周泽楷见江波涛脸红,总觉得那里不对劲,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有点烫,不舒服?”


他不摸还好,一摸江波涛觉得更耻了,感觉就像脑子里的东西都成了真似的,慌忙抬起手“啪”一巴掌把周泽楷的手拍下来,可是声音响得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更不要说被他打了一巴掌的周泽楷:“……你有事。”


江波涛那一巴掌也就是响了点,没打疼周泽楷,倒是把自己打清醒了,见周泽楷皱着眉头一脸的严肃和担忧,赶紧解释:“不是,我就是刚才窝着被窝里太久了,缺氧憋的。”


周泽楷怎么可能相信这种蹩脚的理由,但是江波涛不愿意说,他就是用暴力手段也撬不开对方那张伶牙俐齿的嘴让他老实说话,更何况他也舍不得用暴力……最多亲两口掐两下泄愤罢了:“哦。”


“所以小周怎么啦,突然跑过来找我。”见周泽楷没有继续刨根问底,江波涛松了一口气。


“……晚安吻。”周泽楷一本正经的提醒他。


“是哦,嘛,小周晚安。”每晚睡前十分钟是例行的晚安吻时间,要不是对方记挂着过来敲门讨要,江波涛脑补脑补着,还真就这么给忘记了。


他顺从的闭上眼睛,但原本意料之中的温柔亲吻并没有落下来,江波涛不解的睁开眼,原来周泽楷并没有亲他,而是越过他看了看他的床:“……没换被子?”


“哎呀,上次回家忘记了,过几天再说吧,反正也不是很冷,总还能对付过去。”江波涛摊手。虽然自己是寒体质,即使到了夏天也要盖着被子才能安睡,盖着薄被子的确不太好受,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只能先将就将就了。


“不行,会感冒。”周泽楷明白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嘛,也不能麻烦爸妈还有姐姐拿过来,又不是小孩子了。”


“……可以先和我睡。”周泽楷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江波涛果断拒绝:“陛下,臣妾做不到。”


床够大,被子够厚,两个人睡也比一个人睡暖和,和周泽楷睡的理由十分充分,江波涛很感动,但是他拒绝了周泽楷。没办法,刚脑补完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气血上涌,现下他是真的做不到和周泽楷两个人盖棉被纯睡觉——而且谁知道周泽楷会不会突然就睡什么睡起来“嗨”呢。


被拒绝了……周泽楷表示意料之中,但是还是有点失落,也担心江波涛会不会失眠还有着凉。他觉得,反正自己说不过江波涛,不如直接来点实际的表示自己对他的关心好了。


于是他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一分钟后,抱着自己的枕头被子出来,趁江波涛还没反应过来进了江波涛的房间,迅速铺床躺好,身边留个正好够一个人躺进来的空位:“那……我来和你睡。”


得,江不来就我我便来就江,周泽楷不爱说话,倒是玩得一手好文字游戏。江波涛见他这样执拗也不好再硬把人拖起来扔出去,只得磨磨蹭蹭去刷牙漱口钻被窝。果然他一躺下就有人替他掖好被角,之后从背后长手长脚地抱上来,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江波涛也是真的困了,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翻个身往周泽楷怀里拱。


“唔,大企鹅抱一下,亲的先欠着……”


“……嗯。”


好梦留人睡,一夜安眠。


之后连续几天两个人都这么抱着一起睡,又暖又安逸,江波涛几乎都要忘了回家拿被子这事儿。当然,周泽楷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就是了,要不是被人抱着睡比被子还暖和舒服,江波涛也不至于直到姐姐打电话问起来才想起被子的事儿。


被子拿来了,江波涛回去自己睡了,周泽楷又不高兴了,周泽楷又有小脾气了。于是早间训练结束后,周泽楷默默的离开了训练室,江波涛找了半天,才在陈列室发现了自家队长。周泽楷安静的抱着一个冠军奖杯擦拭着,神情温柔。


江波涛一眼就认出来,那是第八赛季的冠军奖杯。


他们的第一个冠军奖杯。


也就是那个赛季过后,他们就这么在一起了,牵手,拥抱,亲吻,一切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合该天定,尽管没有所谓的表白。


周泽楷见江波涛来了,抱着奖杯对他笑:“江。”


江波涛应了他,拿着打包好的午饭走过来:“诶,小周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啦?”


“唔……”周泽楷不回答,突然摆正了表情,又叫了江波涛一声,“小江。”


没等江波涛作出反应,周泽楷轻轻吻了一下奖杯,然后把奖杯翻转过来,把亲过的位置贴上了江波涛的嘴唇。周泽楷人长得帅气俊朗,声音也好听,像是风吹松柏,清泉石上流——


“我喜欢你,江波涛。”


巴雷特狙击,会心一击。


从认识到在一起,他们一起走过了近五年的时光。五年,说长并不是很长然而说短也绝对不能算短,少年们彼此信任相互依赖,扶持牵引着成长,追寻共同的荣耀,他们从未分开,陪伴就是最长情的告白。


将它付诸于语言,更是字字千钧。


而时至今日,终于说出了口。


周泽楷想象过很多种江波涛的反应,目瞪口呆的,欣喜若狂的,甚至是特别OOC激动痛哭的……但是怎么也不会是这一种。


江波涛一脸淡然,接过周泽楷手上的奖杯又擦了一遍,放回陈列柜锁好。就好像周泽楷说出的不是他期盼已久的表白,而是一句简单的“今天天气真好”。这反应不太对啊,枪王觉得有点方,低着头任由江波涛把他拖出陈列室,壁咚。


“现在才开口,你早干什么去了。”江波涛憋不住笑,没办法,周泽楷的反应实在太好玩儿。不过,他刚才是真的有惊讶,随之而来的的是满满的感动和欣喜。他一直以为再过两天,这句话就将由自己说出口,周泽楷不善言辞没关系,他来就好。就像他和姐姐开玩笑的那样,他拿自己的余生来赌周泽楷一句迟到的表白,输了也没关系,反正都是要在一起的。


时间那么长,他等得起,不怕。


可是周泽楷居然居然让他赢了。


不过,其实谁输谁赢都没关系了,反正,没有那句话,下半辈子也是要和这个人绑定了的呀。


周泽楷被江波涛壁咚在墙角,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呃……”


江波涛也懒得追究他早干嘛去了,反正想听的已经听到:“那你现在干嘛又突然说出来?”


“……你想听。”周泽楷一脸的认真。


你想听那我我就说给,你想要那我就给,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江波涛最受不得周泽楷这样对他全心全意的好,简直是一击必杀,内心感动得一塌糊涂,然而面子上还撑着一副云淡风轻:“小周这么乖,我想听你就说啊,那我想拿冠军,要不要一起?”


周泽楷配合地点头:“要。”


“我想带你回家,你跟不跟我一起?”


周泽楷继续点头:“跟。”


江波涛彻底给他跪了,想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满心满脑子都念着想着要抱抱这个人,用力的抱,最好能把他揉进骨头里:“……那我要抱抱你呢,你给不给我抱?”


“给我抱抱呗?”


周泽楷却摇了摇头:“不。”


“……诶?!”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小周!


“亲一个,就给,”周泽楷想了想,又道,“连着欠的,还有一个。”


啧。这个人真是的。


江波涛一脸的认命,捧着周泽楷的脸就这么亲了上去。


但是,我怎么还是这么的喜欢他呢。



FIN。


最后附赠一下阿霜@无无无霜冰箱 的评论!感谢霜太太!爱你么么哒!



给阿苏关于[不如赌上余生]的短评:


首先先恭喜萌萌哒阿苏走出了倦怠期。


  我是个杂食向,所以其实除了对一些本命cp看到啥的会激动以外其它都会花个几分钟看完。然后关掉。但是【不如赌上余生】我仔细的看了三遍。


  最开始的时候在纠结要不要就着制定bgm看。后来我是庆幸的。送围巾的时候音乐也许是算好似的放到了高潮。

 

没有ooc。该怎么样的都怎么样,更贴原著。


   调侃似的文笔,很暖。


   没有掉进糖罐子里的甜腻,只有慢慢拿属于老夫老妻的温馨。从头看到尾,没有激动,但是温馨和甜意却是挡不住。


阿苏加油!我等投喂!


                              ——by顾时霜


Ps: 我会说笑点低的我,看到开头的时候就笑摊在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霜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狂喜乱舞.gif


评论(29)
热度(97)

© 不知所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