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

圈地自萌,莫问来处



『苏瀛澜』
手残x拖延症
INTP型概念主义者
不务正业自娱自乐
写手&其它技能也点点
略博爱口味杂且重,突发性排污爱好者,避雷注意
最近耽于学习无法自拔

主要堆放杂物如下:
全职 新老正副队联盟/方王周王韩叶叶蓝/单人中心/魏果策楚(超杂食)
KHR 6918/初代雾云
剑网三 万花中心
刀剑乱舞 刀审腐向
随机掉落日常吐槽/原耽作品

一只家养小熊猫,允许投喂禁止诱拐,谢谢合作( ´▽` )

【伍果】与你在尘世柔软相接

    收录于陈果中心本《春华秋实》


CP:伍果

BGM:平井坚-就是喜欢你

KEY:清水 HE 短篇 治愈傻白甜

BY:苏瀛澜(阿凸)


整理房间这种事,大部分人都是闲得无聊的时候想起来是该收拾收拾了才会去做的,陈果也不能例外。然而大半个上午时间过去她就只整理了衣柜梳妆台,还好书桌书架并不常用,不然怕是连午睡时间都要耗在收拾上了。


陈果随手翻开一本早几年看着宣传海报和文案心动脑子一色买下来的小说,没翻两页就被吓了一跳。

好看的某不知名植物的叶子、朋友寄的明信片、别致的标签卡、玻璃糖纸……都是些杂七杂八零零碎碎的小玩意。陈果把书合上,又去翻动书架上面搁着的其它书本,果然还不只是一本书里头东塞西夹的,就连书与书之间的缝隙里还见缝插针地塞进了光碟信件之类的东西。


……其实还真是挺乱的。


陈果叹了口气摇摇头,又抽了一本书出来,捏着书脊向下甩动。先是掉出来两张书签,再甩甩,露出来半截白花花的纸片角儿。她好奇地把书翻开来,那张东西居然是张拍立得照片,虽然时间是有点久了有点褪色,但上面的图像还是十分清晰——


孟夏草木长,微烫的阳光被树叶揉成金色的碎片,和清凉的阴影一起洒在人身上,给以人安定温柔的感觉。仪花树下一对年轻男女略显拘束的并肩站在一起,脸上笑容虽然带着点尴尬羞涩,不过眼睛里那份开心却是真心实意的,男生还伸出手比了个V字。


“……原来夹在这里啊,我还以为早被弄丢了。”陈果拿起照片,不自觉地就眉眼弯弯笑了出来,“……笑起来还真是。傻兮兮的。”


这句话不知道是在说被风吹乱刘海头上还落了不少细碎花瓣的自己,还是那个被阳光晃迷了眼比着老土幼稚手势的伍晨。


初夏的天气最适合出来晃荡,虽然有点热,但温暖却不灼热的日光却比之前阴雨连绵的晚春让人感到所谓生机蓬勃是个什么感觉。街角公园林荫道上的两排仪花树全开了花,极其浅淡的粉色,中间揉杂着细碎的深紫,这么安静温柔的就铺开了五六百米。


当真是好看极了。


陈果却是偶然听见俱乐部里头来实习的新人小姑娘说起才知道这件事的。没办法,如今兴欣才刚走上正轨脱离网吧模式向正规电子竞技俱乐部方向靠拢,新手上路,陈大老板娘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忙得脚不沾地,哪还有时间去公园散步看花。


但是女人到死都有一颗少女心,即使在别人眼里已经算是败犬之年的阿姨,陈果总归还是会向往好看的东西,萌萌的娃娃,精致的甜食,还有花开如河的林荫道。


“真想去啊……但是一个人的话感觉又没有什么意思。”陈果叹了口气,默默的从抽屉里摸出账号卡,算了,让她打个游戏消遣一下吧。


说起来自从兴欣参加挑战赛获胜进入联盟之后,陈果就没怎么登陆过荣耀。一方面是之后接连的事情让她忙得焦头烂额没时间也没精力上游戏,另一方面逐烟霞这个账号已经跟着兴欣战队一块儿出了名,谁都知道那是战队老板娘的账号,抱着泄愤想法的黑子还真不少——打不过战队,还杀不过老板娘么。


果然一上线不久跑了两步陈果就被人盯上了,尽管为了顾及她的身份关榕飞给她装了一身属性不错的橙装,不过摊上了她的技术倒也是……让人感觉略浪费的。


搞不好现在就要被几个路过的兴欣黑爆掉,陈果咬牙,努力操纵着角色躲避还击,然而血量还是飞快的下降,陈果着急地拉开好友列表求救,可惜不巧那些职业选手不论大号小号都不在线,除了……她眼睛一亮,点开对话框报上坐标,大爆手速连着发了三句救命,末尾还加了个颜文字QAQ。


职业选手叫不了,前职业选手也是可以的……吧。陈果这么想着,艰难地操作逐烟霞躲开了一记普通攻击。


伍晨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巧刚从副本门口出来,离陈果还挺近,想也没想就交代了几句把队长扔给别人,朝着那坐标赶过去。


当晓枪出现在视角内的时候逐烟霞正顶着一层血皮险险地避开了一记致命攻击,还好陈果记性不算差,当年叶修随口提的几句操作小技巧记得也算清楚……就是做起来还是挺吃力的。伍晨一赶到就立刻加入了战斗,前职业选手和普通高玩的水准果然还是不能相比的,伍晨没几下子就把对方火力全给招了过去让陈果有机会逃跑歇口气,随后又将那些欺负她的人都杀回了复活点。


“谢谢你啊……我还以为真的要就被他们杀掉了。”陈果喝着伍晨交易过来的红药,心有余悸。


“没事,”伍晨带着她往竞技场大厅走,“英雄救美人人有责嘛,虽然我也不是什么英雄但是……哎呀那个意思就差不多吧,啊。老板娘你方便的话接个麦行么,跑跑停停打字挺累的吧。”


“诶,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陈果这才反应过来可以接耳麦聊天,离开电脑前翻了好一会儿才把耳机给找出来,立刻就接上,“咳咳,能听清么?”


“挺清楚的,”伍晨那边有些吵嚷,估计还窝在公会办公室忙着,“我这儿有点吵,影响你么?”


陈果跟着伍晨开了竞技场房间设置了密码躲进去,终于松了口气:“不会不会……你还在忙啊?”


伍晨随手操纵晓枪甩了甩它的手炮:“没有,刚好刷完

副本,已经没什么事了,等会儿到了交班时间就可以走了。”


“这样啊……嗯,那你现在有空的话,能教我一些pk的技巧吗?”伍晨怎么说曾经也是无极战队的队长,现在也是公会会长,技术自然没得说,让他教一下自己操作技巧,以后也就不必担心出门被追着打了吧。陈果这么想着,问道。


“哈?我……教你?”


“嗯,你本来也很厉害啊……而且,总不能每次都麻烦大家来救我嘛。”陈果顿了顿,“行吗?”


“呃……行呗,”伍晨倒是没想拒绝她,“你不嫌弃我技术差就好。”


“诶,其实我还真挺笨的啦,所以你也不要嫌弃我啊。”屏幕上逐烟霞开心地转了个圈,“怎么说来着,请多指教哈伍大会长。”


“好好好,你也多担待啊陈大老板。”

伍晨听到陈果笑得开心,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勾起了嘴角。


凡事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自从答应指导陈果操作技巧之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渐渐也多了起来,除了泡在竞技场里教学,伍晨时不时也会带陈果一块去下副本,偶尔两个人还回跑到一些特殊地图去看风景。游戏之外还经常一起约着去食堂吃饭,他们之间能交流的话题也渐渐多了起来,除了游戏,也能谈谈最近的新闻,大到最近的时事政治明星逸闻,小到饭菜口味身边趣事,总之什么都能拿出来说一说,就一方说的另一方不能接上话,也会静静的听着。


“就像在谈恋爱一样,”苏沐橙啪嗒嗑开了一颗奶香瓜子,“果果,你终于也脱团啦,恭喜哦。”


“去去去,没有的事儿。”陈果红着一张脸作势要抢她的瓜子,被苏沐橙灵巧地躲开了。


唐柔嘶啦一下豪迈地拆开一包水果干:“我看吧,你们在一起就是迟早的事儿。”


“别说啦!”陈果又气恼又好笑,给闺蜜们一人嘴里塞了一把枣子,“就知道八卦我,也不看看吃的是谁买的零食,一群没良心的小混蛋。”


“……伍会长买的嘛!”苏沐橙和唐柔默契地对望一眼,异口同声道。


“你们够啦!”


既然是他给买的零食,你们两个小混蛋吃人家的还不嘴短,讨厌死了。陈果郁闷地抱着枕头坐在沙发上,腹诽道。


不过,这段时间的时间近距离相处下来,陈果对伍晨的好感度的确是迅速上涨的,也确实是对他产生了一些比较特别的想法。而且伍晨若不是个游戏宅,温和谦逊,稳重谦逊,放在外面也是个容易让女孩子怦然心动的对象。


陈果脸皮薄,女生的矜持也让她不好意思和伍晨坦白。“但是……伍晨又是怎么想的,我到底和别人是不是不一样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陈果啃着苏沐橙喂过来的樱桃干,一脸纠结


“这有什么难的,你主动约他出去一次不就知道了。”唐柔哂笑,塞了她一片抹茶曲奇。


“对啊,果果加油上吧。”苏沐橙微笑,“他要是拒绝你我们就打到他同意为止!”


“喂!你们真的够了啊!”


……不过,听说再不去看看,仪花的花期就要过了啊。


这么想着,陈果找了个理由躲进自己的房间。摸出手机打开QQ聊天窗口编辑消息,末了,点击发送。


既然如此,那就去看看吧。


“你们好,请问,我能给你们拍张照吗?”抱着相机的女孩子突然从一棵树后面跳了出来,吓了陈果一跳。


伍晨答应了陈果的邀约,两个人一起去街角公园看仪花。花期就快要结束了,或白或紫的花瓣铺了一地,原本盖满视线的浅淡粉色也渐渐因为花瓣的凋零而沉淀成了紫粉色,显得颇为沉静柔和。


偷得浮生半日闲,两个人一人一根小布丁慢悠悠晃荡闲聊,然而看起来亲密和谐,伍晨却能明显地感觉到陈果心不在焉,有些东西想问想说却总是顾忌着什么顾左右而言他,这让他颇为疑惑。正要开口,前面莫名其妙突然就蹦出来一个捧着拍立得的女孩子,要给他们拍照。


“是这样的,我最近在做一个选题,需要一些花和情侣的照片,”女孩一脸的真诚,“我觉得你们特别般配,真羡慕啊,能让我拍一张吗?我会多给你们一张做纪念的,拜托啦。”


“诶?!可是……”陈果倒是好心想帮忙满足一下女孩的需要,可是她真的爱莫能助,“我们不是一对儿,所以,对不起了。”


“啊……这样啊,抱歉打扰了。”女孩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失望两个字,但是她还是很有礼貌地给他们浅浅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伍晨却叫住了女孩:“那个……能拜托你帮我们拍一张留念一下吗?”陈果吃惊地望着他,伍晨不好意思地偏开头。


女孩子倒也大方:“没问题啊,你们站好啦,我给你们拍。”说罢后退两步,举起了手中的相机。


既然伍晨都开口说了,摄影也没有拒绝,陈果也就只好跟着前者一起站在树下,等着女孩子给他们两个人拍一张纪念照。


“唔……你们两个靠近一点啦,不要紧张,表情自然一点,放松放松,三二一,茄子!”


咔嚓,画面定格。


初夏浅金色的阳光被树叶和花瓣揉成金色的碎片,阴影一起落在人身上,空气和光线沉静而温柔。树下一对伍晨和陈果有些尴尬拘束的并肩站着,陈果刘海上头落了不少细碎的花瓣,伍晨则做了个特别老土幼稚的剪刀手。两个人看起来傻气得好笑,但是却又登对得让人羡慕。


女孩子把照片交给伍晨,微笑着和他们道了别就走了。


伍晨把照片递给陈果,陈果却红着脸推回去:“……你收着吧。”


“不了……还是你拿着吧。”伍晨迟疑了一会儿,又把照片塞到了陈果手里。


“这……不太好吧。”陈果拿着照片,感到手足无措。


伍晨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倒是会强装镇定:“我觉得,挺好的……你是觉得哪里不好?”


“人家不是说,给情侣拍嘛……”陈果不好意思地抬手捋了捋刘海上的碎花,“我们又不是。”


“其实可以是的……你想我们是吗?”伍晨抬手想帮陈果拂去头顶的花瓣,伸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这么做似乎不太好,触电似的又把手抽了回去。


陈果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诶?!”


“就是……”伍晨咬牙下定了决心,“我其实挺喜欢你的……所以,那个,在一起好吗?”


“……嗯。”


“年轻的时候,真是傻的好笑啊。”陈果把照片又重新夹回书里,仔细夹好,视线一转却看到了书页里的诗句。


——我在途中,我在歌中。


——那些温暖闪亮的细节,亲爱的,尘世中你是谁眼中的风景 ?


“果果你收拾好了吗?”门外传来伍晨的声音,打断了陈果的天马行空,“该吃饭啦!”


也许是偶然,可能也是必然,两个人就这么熟稔起来,最后又走到了一起。缘分,真是奇妙又有趣的东西。英雄救美的怦然心动,日常相处的细水长流,陈果满怀心意看着伍晨的时候,其实伍晨也早就注意到她了。


那样优秀的女孩子,明亮得就像是初夏的阳光,温柔得又像是盛开的仪花,怎么可能不让人心生爱慕呢?


其实都是水到渠成罢了。


“我就来啦。”陈果应着,眼睛又往下看了两句。


——  虽然并不知道起因,至今也说不清经过,但最终我还是感谢上帝。


——谢谢能与你在尘世,柔软相接 。


陈果在心里又念了一遍,满意的推开门吃晚饭去了。晚些时候,把照片拿给伍晨一起看吧?陈果想着,拉住了伍晨的衣角。


“什么时候,再一起去看花吧?”


FIN。


FT: 代入了不少自己恋爱的真实事件……嗯,看起来特别的傻,唉。全程两个大龄未婚青年谈恋爱,一段不知所云的傻白甜,起承没有转就给合了,其实就写了一张照片引发的回忆……并不会写伍晨我只能重心写果果了orz大概就是这样。还一直在纠结修改拖拖拖,给主催道个歉嗯。


写得不好,哭着给大家鞭打,打脸都无所谓,留个爪子给我回来接着写就好了。


以上,这里阿凸,请多指教。


评论(4)
热度(32)

© 不知所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