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

圈地自萌,莫问来处



『苏瀛澜』
手残x拖延症
INTP型概念主义者
不务正业自娱自乐
写手&其它技能也点点
略博爱口味杂且重,突发性排污爱好者,避雷注意
最近耽于学习无法自拔

主要堆放杂物如下:
全职 新老正副队联盟/方王周王韩叶叶蓝/单人中心/魏果策楚(超杂食)
KHR 6918/初代雾云
剑网三 万花中心
刀剑乱舞 刀审腐向
随机掉落日常吐槽/原耽作品

一只家养小熊猫,允许投喂禁止诱拐,谢谢合作( ´▽` )

【补档】归一【2013骸云九九贺】

CP:骸云
BGM:Poets of the Fall - Illusion and Dreams
KEY:HE 清水 短篇 砂糖向 意识流OOC九九贺
BY:苏瀛澜(阿凸)

  空间瞬间扭曲,被用力踹开的时候锈迹斑驳的铁门发出粗砺刺耳的吱嘎一声便轰然倒下,眼前是破旧颓圮的大楼废墟,崩塌残碎阶梯下有人姿势潇洒气场全开地坐在断了腿的破烂沙发上,笑得狡诈又残忍—— “嗨,你来了啊。”
  “找到这里真不容易,你就是这场闹剧的主谋?”
  “差不多吧,也将是你们这个街区的新秩序。”

  ……
  一模一样的对白,一模一样的场景,甚至连招式都与十五年前一模一样,只是再度对决的两人早已不是旧时年少飞扬的模样,然而那份棋逢对手的狠戾与认真却更胜当年。劈抽刺扫架挡躲避,进攻防守的架势熟稔自然,行云流水就好像其实所谓的十五年只不过是另一个平行空间的剧情,他们还是黑曜中学的六道骸和并盛中学的云雀恭弥,妄图改写秩序的入侵者和执着捍卫自身势力的守护者。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不一样了呢,孤高的浮云与缥缈的迷雾渐渐暧昧的缭绕交融,最后合为一体——无论是怎样的形态,云和雾的本质终究是水啊。强硬的时候是锋利坚固的冰,但也有化作绕指缠绵的流水潺潺的一天。
  云雀不想去想,六道骸懒得去想,究竟是在怎样的条件下水和水也能相互反应生成新的化学产物,但是他们都明白对方于己而言早就不是“有资格做自己的对手的人”这样单纯尖锐的相对关系,而是更为亲近温和的存在,祸福与共,融辱并存。
  浮云和雾霭虽然都曾凝结成冰刃针锋相对不死不休,但最终还是一同被熔化成柔和的水流,带着那些十五年前就被彼此亲手染上了对方血液的落樱花瓣,安稳地流向远方的海洋。
  而熔化他们的物质不是任何属性的火焰,而是爱情。

  但幻觉总有被打破的时候,这一点就算是六道骸也不能免俗,正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更何况他的对手还是号称最强守护者的云雀恭弥。竖着倒刺的浮萍拐照脸招呼过来的时候六道骸下意识一个下蹲就躲了过去,但是随后的事态发展就再也不受二人控制,因为三秒之后幻境分崩离析露出一片狼籍的云邸客厅,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捂着脸蹲坐在地板上,三叉戟扔在一边,尽管在努力克制着但云雀还是能看出他肩膀的抽动,甚至还听见了细微的抽咽声。
  所以这是……什么展开?自己把死凤梨揍哭了?还是说这也是一个幻境?云雀提拐欲抽的动作顿住了,脑子里只剩下大大的“卧槽”二字,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画风的急转直下。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是他一手造成的局面,因为六道骸的手边是一个曾经盛着芥末和酱油的调味皿的残骸,它被自己刚才力到十足的一个扫击打成两截掀落在地,而飞溅出来的芥末正好降落在了某人的眼睛里。
  感觉到云雀的静默,六道骸试探性地伸出一只手扯了扯云雀的裤脚:“呜嗯……恭弥?”
  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和抽咽,就像是委屈的小孩子在撒娇一般,被这么一叫素来冷静自持的云雀也没办法保持淡定了,动了动嘴唇只能够发出一个气音:“噗。”
  “恭弥你就别笑了好嘛呜呜呜TAT……”
  好在云雀还没有失态到忘记有只大型热带水果是真的需要援助的地步,很快被扔在沙发上嘤嘤啜泣的六道骸有被一块拧得半干的湿毛巾糊了脸。把脸上的生理性液体弄干净的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但摆脱眼睛火辣刺痛睁不开的困窘还是耗了不少时间,终于风平浪静之后六道骸才从被他捂得带点暖意的毛巾里抬起头来,果不其然看到云雀好整以暇托着下颌坐在对面看着自己:“解释……噗。”
  ……好吧,这真不是他的问题,实在是对面那人的杀伤力忒大,眼圈红红叶子耷拉一副可笑的草食样儿,让人想不笑都难。
  六道骸顶着萎靡的凤梨叶子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口袋,发现那里空空如也,随即惊慌失措地跳起来在客厅里四处搜寻,很快从沙发底掏出在刚才的打斗调请中不慎掉落的一个小巧的紫色盒子。他走到云雀脚边单膝下跪,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盒子递到云雀眼前,盒子里是一对铂金素圈,不知道在上头附着了什么,一只泛着云属性的深紫,另一只则是雾属性的暗靛:“ 这是我们相遇的第十五年,所以,云雀恭弥,你愿意嫁给我吗?”

  就算未曾经历也并没有特别关注,更不可能把自己带入其中想象过,云雀恭弥还是听说了不少所谓浪漫别致的求婚方式,但从来没有一种能像现在这样潦草狼狈。衣衫凌乱形象全无的男人跪在被搅得一片乱七八糟的客厅里,眼睑泛红声音带着点鼻音,递上从沙发底翻出来的戒指,等他云雀恭弥的一句我愿意。
  ——也没有哪一种像这一样庄重端严,因为那些人都没有像六道骸那样的眼神表情,认真严肃又小心翼翼,就好像捧到眼前的不只是一句承诺一对戒指,而是实实在在的一生一世一个全部的世界。
  有六道骸有云雀恭弥并且他们彼此相爱着深爱着的世界。
  到底让云和雾缭绕相依的是不是爱情,云雀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觉得自己只要记住一件事就足够了:有的人,是要被他云雀恭弥咬杀一辈子的。
  云雀的沉默只持续很短的一会,六道骸却觉得好像过了很久,但很快他就看见他小麻雀缓缓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十五年来未曾改变过的骄傲明锐的微笑——
    “现在才想起来,你早干嘛去了?”

一点碎碎念:
艰难翻出来的存稿,稚嫩的文笔和情节……好吧现在也没有成熟得到哪里去。一个简单的小故事,希望喜欢(´・ω・`)

评论
热度(8)

© 不知所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