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

圈地自萌,莫问来处



『苏瀛澜』
手残x拖延症
INTP型概念主义者
不务正业自娱自乐
写手&其它技能也点点
略博爱口味杂且重,突发性排污爱好者,避雷注意
最近耽于学习无法自拔

主要堆放杂物如下:
全职 新老正副队联盟/方王周王韩叶叶蓝/单人中心/魏果策楚(超杂食)
KHR 6918/初代雾云
剑网三 万花中心
刀剑乱舞 刀审腐向
随机掉落日常吐槽/原耽作品

一只家养小熊猫,允许投喂禁止诱拐,谢谢合作( ´▽` )

【霸图相关】樽酒从渠说

收录于多人合志《battle(暂定名)》

 

樽酒从渠说,双眼为谁明。 

 

CP:韩张,少量的双花和林方,伪霸图F4中心向

BGM:Suara - 夢想歌

KEY:清水 中篇 伪意识流

BY:苏瀛澜(阿凸)

 

摁压腕管,揉搓指关节,牵拉腱鞘,活动手腕……一二三四二二三四,职业选手刻意保养照顾的双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却又不过分突兀粗大,舒展放松上下动作的时候像是漂亮的白鸽展开翅膀,下一秒就可以冲上云霄。

而那双手也确实有着让他冲上云霄的力量。

张佳乐做完了一整套手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戴上手套,仔细束好,右手松松握拳,向手心吹了一口气,用力捏紧,最后将食指的第二指节抵在唇边。这一幕备战室里的国家队成员们都看得清楚,却反常的没人对他开嘲讽也没人说说垃圾话,倒不是面临最终对决心中太过紧张忐忑。相反的,所有队员都非常的平静和放松,说起来又有什么好紧张的呢,一步一步走着,到今天,无论输赢都已经问心无愧。

大约是主持人已经上场,原本空无一人的走廊开始时不时有工作人员小跑着经过,隔着厚重隔音玻璃那些不同语言的加油鼓励疯狂呼喊仿佛还能听得分明,大家相互对视,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叶修站起身,难得正经地整了整着装,伸出手:“来,英雄们,一起吧。”

所有人站起来围成一圈都伸出手掌叠在一起,身体接触热量传递,便有有火星被引燃,一人一句口号或者一人很多句口号,严肃认真的纯刷一刷垃圾话的,柴薪被投进眼睛里,经过神经血管途径大脑直达心脏,有火焰熊熊冲天。

时间点掐的格外准,桌面上椅子上外套口袋里那些调了静音的手机突然先后震动起来,此起彼伏,大家都愣了好一会儿,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两个都开始去摸手机。张新杰掏出手机划亮屏幕一看,密密麻麻全是短信,差一点把他有先见之明早就清空的收件箱给撑爆了。第一条短信息来自韩文清,内容很简洁,简洁到只有两个字:“加油。”

张新杰原本还稍显克制的嘴角终于放松地上扬,推了推眼镜,一字一字认真打下回复:“一如既往。”

有些话不说,其实也早都懂得。

谁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肩背上那些爱着也被爱着的人的希望不是背负,而是支撑着前行的力量。

已至此,但求一战,不论胜败,只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知己,足矣。

 

世界邀请赛是个什么概念?就是全世界喜欢打荣耀的玩的还不错的聚一聚相互切磋呗,不算什么大事,中国国家队领队如是说。
    众粉丝闻言流着泪献出了膝盖,大神你们的“还不错”和我们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好吗?!还不是大事呢全世界高手都聚一块儿了你还不嫌事儿大吗?!
    那有啥关系呢,叶修叼着烟摊手,一脸的漫不经心,眼神却是有点认真严肃的意味,网游玩家也好职业选手也好,在荣耀的世界里,大家都是一样的,大神也是普通人嘛。
    是普通人,所以也会被伤痛疲惫所困扰,也需要面对现实生活的压力无奈,也没法像打副本刷野图一样输出走位嗑药就能达成击败时间获取奖励,但荣耀不败。冠军只有一个,能拿到最好,若是拿不到虽也遗憾但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凡是爱着的付出的努力过的都是赢家,心怀荣耀,则一往不败。

大不了,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对于“从头再来”这四个字叶修绝对是感触颇深,但不只他一个人会有所感慨,赛场上正和对手拼得火热的都有,那个骑着扫把飞来飞去飘忽莫测的,那个十分丢脸的一边打一边在公共频道刷汉语拼音的,那个正无比奔放的疯狂轰炸对方显卡视角一片繁花的……哦哦还有那个牧师,天哪他居然举起了十字架,暴力抡向了对方的拳法家,命中,暴击!

天哪脏心杰你心好脏,台下的其他人都默默捂脸,那个拳法家的外观和作战风格可是和大漠孤烟的差不多呀,石不转你真的一点感受都没有吗,韩文清在看着你啊张新杰,钱包揣好了吗?

比赛结束后有人面对这样的提问一脸淡定,队长和那个人不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所有国家队成员纷纷露出金馆长一样的表情表示强迫症患者的世界我们不懂。

与此同时国内的职业选手群也是一片沸腾,各个不怕死的纷纷刷屏时不时@一下韩文清求问观后感,反正隔着网线服务器也不怕猛虎乱舞能攻击到三次元大本体钱包也交不出去,不八卦一下简直对不起人民群众。

韩文清干脆退出QQ认真看起了比赛,国家队的实力毋庸置疑,而对方也不可小觑,战到现在不单单是战术策略的运用,而血量和战斗暴力程度也会对比赛结果产生形象。国际赛人头分也是重点,现在两队人头分中国队领先两分,分别来自已经被换下场的李轩和正在神出鬼没风骚输出王杰希,所以对方的拳法家会过来攻击落单的牧师完全在意料之中。

——所以他被牧师照脸抡也是意料之中,张新杰虽然是使用治疗职业,但“战斗牧师”、“近战治疗”这些外号不是白叫的。说来国内联盟的治疗职业似乎都不满足于仅仅加血加buff辛苦我一个安全千万家,还有一定的暴力倾向,卷起袖口抡武器抽人轻车熟路,兴致上来了干脆把自己当T用,拉风得不行。

那个拳法家被这一下砸得有点晕,想来也是没料到一个治疗打架也这么犀利,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准备接着冲锋,双方都已经交换第六人,但只有中国队还有治疗职业站在场上,一旦他们打起持久战,吃亏的必然是己方。

可是他听到了枪声。

弹药专家一改华而也实的掩蔽支援型打法,一连串攻击猛烈得像是完全不顾血量的狂剑士,生生揍退了这次冲锋。但与此同时原本就亏蓝的的弹药专家一秒空蓝,对方的狂剑士趁机发起进攻,结果一道圣光正好直接落在弹药专家身上,紧接着一连串手雷炸得狂剑士晕头转向。

大回复术,一秒满血蓝,你值得拥有。

被张新杰治愈了的张佳乐越战越勇,以一挑二竟也不落下风。牵引战术起效,中国队改变队形,点燃了了最终决战的战火。

一瞬燎原。

比赛结束的时候全场观众起立鼓掌,许多人红了眼睛哑了嗓子,哭着的笑着的不一而足。国内电脑前电视机前也有不少人一张张从纸巾盒里抽纸巾,连韩文清都能听到隔壁宿舍里后辈们的声音,白言飞的嗓子跟破锣似的,秦牧云也跟着一起喊。宋奇英跑过来敲他的门,素来淡定谦逊的后辈手里握着一罐啤酒,脸颊红红的,眼睛里满是兴奋,亮晶晶的。

他咧开嘴笑得特别开心,哪怕一开口是带着哽咽的声音:“队长,我们是冠军!”

我们是冠军。

素来板着脸自带霸气环绕的韩文清也笑了,冷硬的面部线条柔和了那么几分:“嗯,冠军。”

虽然差点把未来的小拳皇吓得哭出来,还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他们围在一起看休息室里的大投影屏,平日里不能喝酒的爷们人手一听啤酒,易拉罐碰撞的声响像是十指在键盘上飞舞那样清脆激昂。屏幕里颁奖仪式上那群是对手更是朋友的家伙们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又像哭又像笑的,一个两个伸手去抢那个巨大的奖杯,有的甚至还亲了上去,估计是传说中的初吻。

“张佳乐前辈这回是真的哭了啊,以前叶修还老是在群里调戏他‘乐乐哭了没’呢。”

“这算是原来的亚军积攒起来的人品大爆发吗,要么就不拿冠军,一拿咱就给你拿世界冠军看看,不愧是咱霸图汉子,够霸气!”

身边的队员们笑着吐槽,韩文清没发话,他看到有人在摄影机视角的边缘推了下眼睛,末了指尖却是湿润的。即使在这个时候张新杰也是一样冷静自持,不肯让自己的面部肌肉和神经超出可控制的范围,但侧过头的时候细碎发尾下红得快要滴血的耳根再次出卖了他。韩文清突然有点想给他一个拥抱,不是第十赛季那样的点到即止的礼节性拥抱,他还想拍拍张新杰的背或者揉揉他的头发,真心实意说一句只有对方听到的恭喜,然后看着他慢慢挑起眉梢唇角,露出一个毫无拘束同样真心实意的微笑。

 

这个想法终于在十天后的Q市流亭机场得到圆满。毕竟是联盟大神公共人物,现下又有国际赛冠军光环加成,为防止引起不必要的轰动,张新杰只告诉了韩文清和经理确切的飞机抵达时间。拉着行李走出来的时候韩文清正站在门口等他,一身深色色打扮还戴着墨镜,自带威慑气场整个人看起来像是黑社会头子,好在周围也没人,否则怕是要吓得腿都软掉。见他走出来,韩文清伸手接了行李打开后备箱放好,伸手就抱了上去,像他想了挺久的那样拍了拍张新杰的后背。

“世界冠军,辛苦了,恭喜。”

张新杰轻轻地笑了,伸手回抱住韩文清,也在他背上拍了两拍:“谢谢。”

“第十一赛季,一如既往。”韩文清想了好久,才憋出这一句来。倒不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总觉得那些想要说出来的话,其实对方早就懂,不必多此一举。

“好,一如既往。”

他们结束了这个拥抱,拉开车门上车,韩文清系好安全带,准备启动的时候张新杰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口,韩文清有些诧异:“怎么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没什么,只是觉得还应该说一句……我回来了。”

“……”韩文清反手回握住张新杰的手,用了点力,“欢迎回来。”

两天之后张佳乐也从B市归队,霸图战队终于全员到齐,提前进入了针对第十一赛季的训练。不知是世界联赛冠军带来的激励效应还是其他原因,各个队员都十分努力认真,整体成绩提升非常大。

结束晚间加训后张佳乐洗了个澡摸出手机给孙哲平打电话,不知道那边正在干什么,挺久了才接起来。但张佳乐完全没有在意这个,他整个人卷在新买的空调被里,开心的和孙哲平说今天的行程,零碎杂乱的,烦人程度估计和黄少天有的一拼,对面倒不只是嗯嗯啊啊的应着,时不时还吐槽几句刷几局垃圾话,一边给张佳乐耍得炸毛了又一秒顺回去,跟逗猫似得。

“诶哟我靠小张要来查房了那我挂了啊,大孙晚安明天见!”张佳乐瞟了一眼时间,吓得赶紧就要爆手速挂电话。

孙哲平知道查房模式的张新杰简直是霸图的终极boss,连韩文清也不敢上去刷的存在:“成,那赶紧睡吧,你自己注意点,别太疯了。”

“我知道的,打完这个赛季我也就退了,怎么也得给你拿个冠军回去呢,一个世界冠军一个联盟冠军,够了没?”张佳乐翻了个身,换成仰躺的姿势,“等我回去陪你打网游,虐不死那个叶不修哈哈哈哈……”

“……你搞清楚张佳乐,”孙哲平突然认真了起来,“是为你自己拿冠军,不是为我。”

“我很清楚,至少比你清楚多了,”张佳乐想起他们第二次在网游里见面的场景,“我当然是为了我自己拿冠军,但是既然这样了,捎带上你的那份也不见得有多重。”

“有时候想想背后还有大孙你在看着呢陪着呢,感觉到自己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还更有动力一点。”

“大孙,你知道吗,我们拿到世界冠军那天晚上我听到方锐给老林打电话,也是这么说的。”

“你的事已经不是我的负担了,那些都过去了,现在,你是我的力量。”

“……卧槽你怎么突然这么肉麻,又去看楚云秀苏沐橙他们推荐的电视剧了?这个画风不适合你啊乐乐。”孙哲平打了个冷战,觉得自己身上一定全是鸡皮疙瘩,但说实话,张佳乐能这么想,他很高兴,也觉得挺窝心的。

张佳乐怒了:“滚蛋,你就不能感动一下?”

孙哲平敷衍似得:“小的感动的都快哭了……”

“哭的一点诚意都没有,哎哟我靠我听见张新杰敲小白的门我真的得挂了啊晚安凡人大孙!”

“还不睡去,别再被张新杰没收你手机了啊,”孙哲平最后给人顺了顺毛,“加油啊乐乐,拿个冠军回来。”

“就瞧好吧大孙!”

张新杰查房活动首次没有发现张佳乐在玩手机,霸图副队长推了推眼镜,对前辈的行为表示满意。

 

第十一赛季可以说精彩并不亚于第十赛季,新嘉世的回归,各站队阵容阵型的调整改变,每一场都能带来不一样的惊喜和感动。兴欣由于叶修退役后磨合适应成绩略有下滑,百花和三零一的新组合发挥出色成绩上升,雷霆虚空等新秀已经完全成长,蓝雨微草轮回等老牌劲旅发挥出色,新嘉世更是勇猛拼杀一路杀进季后赛。

而霸图,这支以老将为主力被戏称为“夕阳红”战队的老豪门,在主力老将之一林敬言退役后一如既往豪迈奔放,一路高歌猛进,最终以常规赛总分排名第三的优异成绩杀进季后赛。在这之中,最为起眼的还是创世一代老将韩文清和第一弹药专家张佳乐的表现。大漠孤烟在原本的勇猛直接风格之中还有细腻的判断走位,而百花缭乱原本华丽耀眼的辅助隐蔽式打法也夹杂了暴力的输出,使得整个霸图队伍在暴力碾压的同时更多了牵制辅助流战术的应用。

这些东西看其他职业选手的眼里却带着另一层意思,霸图战术转型,开始逐渐以张新杰和宋奇英等为战术中心——

而韩文清和张佳乐,有可能在第十一赛季结束后,宣布退役。

情理之中也是意料之中,他们作为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时期已经完全过去,走到今天不过是因为心里还有欲望,证明自己的欲望,对荣耀战场上肆意挥洒拼搏的欲望,还有对冠军的欲望。

真的确实是时候,该慢下来了。

作为对手和朋友,惋惜也好同情也罢,最重都只能在他们宣布退场的时候,给予最真心的祝福,以及真心的掌声欢送。感谢遇到他们,感谢能和他们曾经在追逐荣耀的道路上亦敌人亦朋友,希望他们今后,一如既往,心怀荣耀。

荣耀职业联盟第十一赛季季后赛总决赛,霸图战队主场,迎战微草战队。

魔术师的诡异莫测,骑士的慢攻细磨,拳皇的一如既往,第一弹药的华丽缭乱,牧师的坚定守护……团队赛时整个现场从头到尾都浸没在掌声加油呐喊声之中,连潘林和李艺博都叫哑了嗓子,激烈程度由此可见。王杰希祭出了魔术师打法,,韩文清一路直冲硬抗毫不退让,张佳乐更是打得奔放豪迈,高英杰和宋奇英两位继承人之间相互拼得激烈,就连张新杰也不仅仅专注于治疗,时不时还会利用自己职业的特殊性做出输出贡献。

谁都有追逐冠军的理由和能力,只看谁能站到最后。

第十一赛季总冠军,霸图战队。

举起奖杯时张佳乐再度红了眼眶,第二赛季出道,第三第五第七第九四季度亚军,第五赛季MVP,曾被嘲笑,被粉丝喷骂,但他始终没有放弃。观众席上一个披着百花队服的姑娘突然大喊出声:“张佳乐,谢谢你!我们爱你!”

张佳乐愣住了,循声望去,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也谢谢你们,我也爱你们!”

谢谢你们陪着我,看着我,谢谢你们,爱着我。

全场又掀起了新的高潮,先是一堆人分别喊着各自偶像的名字,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宋奇英,随后一齐高喊:霸气雄图,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荣耀不败。

声音在赛场上空回荡,经久不息。

 

林敬言拧开可乐罐,砰咚一声有白色的泡沫喷出来,他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只能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去拿纸巾。

来电人是方锐。

“老林老林,霸图夺冠啦!”点心大大的声音激动得不行,仿佛下一秒就要买机票冲过来拍他的门。

“嗯。我知道啊。”

林敬言应着,视线在电视机屏幕上黏着不肯离开。老韩还是黑着一张脸,不过可能笑起来会更加可怕?张副还是很淡定啊,诶诶诶张佳乐你别哭啊小宋快递纸巾给他顺便拨一下老孙电话……

“诶诶老林老林!”电话那头方锐叫他,“回魂了回魂了!问你话呢”

“诶?怎么了?”

方锐叹气,放小了声音:“你啊……会遗憾嘛?”会遗憾没能再战一年,或许也能捧上冠军奖杯,荣耀加身,功成名就。

他笑了出来:“为什么会遗憾呢。”

当然不会遗憾,因为我已经拼尽全力,得之我幸,失之不悔。

“是啊,我就知道。”方锐也跟着笑。

本来就不需要遗憾,曾心怀荣耀,如今亦是梦想不败。

 

林敬言挂断电话,对着电视机里的旧日队友们举起了可乐。

“为荣耀,干杯。”

曾共少年游,同逐荣耀名。

樽酒从渠说,双眼为君明。

 

 

评论(13)
热度(52)

© 不知所云 | Powered by LOFTER